合作夥伴

我們需要仰賴眾多各專業領域的合資格夥伴來共同完成使命

每一項經典保存都是獨一無二的,因為它代表著需要被理解和尊重的獨特文化身份。

即使我們的組織比較新,但現在與 ALL 合作的許多人員已經在經典保存領域擁有逾 30 年經驗。這些學者、科技專家和譯者讓我們圖書館的保存內容佔了優勢。

我們在全球的合作關係,反映著我們承諾要為優質的保存過程和圖書館產品帶來深廣度

包括有科技、培訓、贊助、資金和學術相關的合作關係。

經典保存
合作夥伴

亞洲薪傳圖書館目前與位於蒙古、尼泊爾和印度的 7 個保存機構合作。這些多領域團隊在保存過程中,無論是掃描、輸入、編目或是分發上都貢獻了多種技能。

很多時候也有跨場域合作,例如在一個中心完成的掃描會以數位傳送到另一個中心並進行輸入,這樣可產生更高效率和生產力的經濟效益。

印度拜拉庫比

拜拉庫比保存中

拜拉庫比保存中心僱用了 10 位精通藏語的資深圖書館員,他們專注於將具有挑戰性和難以閱讀的藏傳佛教經典轉寫成機器可讀的檔案。

目前該團隊正在處理納塘版《丹珠爾》,那是經典印度論釋的一個重要版本。

藏文版本的《甘珠爾》和《丹珠爾》之間既有細微的差異,也有重大的差異。因此,在圖書館中擁有多個版本的《甘珠爾》和《丹珠爾》有很大的好處。這讓學者、譯者和研究人員能夠對比如果只保留一個版本就不得而知的資訊。

印度洪蘇爾

洪蘇爾保存中

洪蘇爾保存中心目前僱用了 10 位精通藏語的資深圖書館員,他們專注於將藏傳佛教經典從手稿和木版畫轉寫成機器可讀的文字檔案。

目前,洪蘇爾團隊正在製作由 20 世紀著名藏學家尤里.羅里赫所編寫的藏俄英詞典,而附加的經典則應要求輸入。

印度喀拉拉邦帕拉卡德

喀拉拉邦保存中心

40 年來,南印度喀拉拉邦帕拉卡德的拉馬錢德蘭博士一直是文本保存的先峰。他的工作帶領他穿越了印度的各個角落,拍攝並數位化了國家和私人收藏的手稿和珍本。近半個世紀以來,這個非凡的數位儲存庫一直支持著印度學學者的工作,來自世界各地的大批學者也曾踏上通往他跟前的道路,並從他的指導和專業知識中受益。

ALL 很自豪收藏了拉馬錢德蘭博士的梵語、泰米爾語、泰盧固語、馬拉地語和英語版本的既獨特且未發表的手稿和稀有的印刷資料。該系列的核心是梵文知識體系的棕櫚葉手稿,內容包括醫學(阿育吠陀)、哲學和冥想練習。

印度洪蘇爾

丹增迪基拉索(TDL)保存中心

TDL 中心目前僱用了 7 位精通藏語的資深圖書館員,他們專注於將藏傳佛教經典從手稿和木版畫轉寫成機器可讀的文字檔案。工作人員剛剛完成輸入《青史》,這是一本非常重要的書,由管.宣奴貝於 1476 年撰寫。它是一項歷史調查,重點關注各宗派的靈性傳統在整個西藏的傳播。

印度北方邦瓦拉納西

瓦拉納西保存中心

ALL在瓦拉納西印度學中心的獨特地點,位於這座數千年來被各種宗教和靈性追求者視為神聖的城市當中。它是 ALL 所有南亞保存工作的神經中樞。該中心對印度教和佛教梵文資料同等重視,致力於數位化手稿歸檔,以及整個印度北部的印刷和手稿梵文資料。

蒙古烏蘭巴托

蒙古國家圖書館

蒙古國家圖書館(NLM)成立於 1921 年,收藏了代表大蒙古和亞洲草原地區近 1,000 年積累的文化知識的文本收藏。從 13 世紀開始,目前駐留在 NLM 的文獻被保存在私人圖書館、家庭和機構中,形成了蒙古的文化基石。在蘇聯佔領時期,烏蘭巴托的中央官僚統治下,大量書籍被燒毀或散落,導致這文化基石被打破並幾乎被摧毀。僥倖逃過破壞的書籍在 NLM 進行了整合,而時至今日所剩下的超過 100,000 冊藏文、蒙古文、漢文和滿文的文本具有重大的意義。 NLM 及其館藏所涵蓋的主題橫跨了草原和資源管理、早期醫療科技、藥理學、政治學、哲學和宗教體系以及藝術等,是東亞和中亞大部份地區歷史和文化創新的重要記錄。

從 2001 年起,亞洲薪傳圖書館(ALL)與 NLM 管理部門保持著密切的關係,提供科技和學術方面的專業知識。 在 2018 年,ALL與NLM正式建立合作夥伴關係。 NLM 積極渴望完成這重要館藏的保存。

尼泊爾加德滿都

龍樹佛學院保存中心NIBS

尼泊爾位於印度次大陸和青藏高原之間,在近 2,000 年的歷史記載中,它一直是移民、貿易和文化交流的重要交叉路口。從 12 世紀開始的入侵破壞了印度教文化,也幾乎將佛教從次大陸消滅,但尼泊爾幸存的手稿文化和收藏卻沒有受其影響,並為那些在南亞原本即將失傳的古代經典提供了獨特的窗口。要說已知的原始梵文佛教文本大部份歸功於尼泊爾的保存努力也不以為過,而仍然有待發掘的吠陀印度教和印度佛教的歷史大部份也需仰賴尼泊爾的文化遺產。

目前,ALL 及其在加德滿都的合作機構龍樹佛學院正開展兩項計劃,致力於保存在加德滿都谷地紐瓦爾佛教社群內構成神聖和社會生活核心的文本。

第一項計劃聚焦在大乘佛教經典九經(nava-sūtra)的數位館藏,有時也被恭敬地稱為九寶,這些文本預示了 2,000 年前印度大乘佛教(Mahāyāna)的興起,時至今日也仍然是從北印度到日本的大乘佛教理論和實踐的中心。

同樣重要的是 ALL-NIBS 多年計劃,用於尋找、數位化、編目和數位輸入數千頁的陀羅尼,那是過去 2,000 年來,大乘佛教追隨者視為佛陀其中一些最深奧教導的記錄。

完成計劃

聖彼得堡計劃

在 1992 年,我們的一個早期保存合作夥伴與俄羅斯科學院簽訂了一項協議,在聖彼得堡東方圖書館建立一個龐大的藏傳佛教手稿收藏聯合目錄。與聖彼得堡大學也達成了類似的協議,在列夫•薩維茨基博士和麥可•羅區的聯合指導下,與圖騰•佩爾傑、蔣巴•南卓和阿旺•克頓所組成的輸入團隊一起開始工作。這項計劃由日本唯稱寺佛教文化交流研究所提供資助,並由其主任尼桑庫法師協助進行。

經過接近 20 年的不斷努力後,在俄羅斯科學院聖彼得堡圖書館的藏傳佛教手稿編目已完成。它鉅細靡遺地記錄了 141,000 冊古代佛教著作,而且它很可能是有史以來最龐大的亞洲經典智慧文學目錄。

拉達克計劃

在 2003 年,ALL 的其中一個主要保存合作夥伴與拉達克貢巴協會安排並簽署了一項協議,以對拉達克各地的寺院和潛在私人收藏進行數位編目。

拉達克貢巴協會是位於列城首都的佛教寺院中央組織,並由一個管理機構營運,該機構由屬於藏傳佛教所有四大學派的 15 位喇嘛成員組成。拉達克有 34 個主要的寺院機構。

我們聘請了受訓於知名寺院的 5 位拉達克僧侶,他們各代表四大佛教學派的其中一個,在貢巴協會總部建立了一個辦公室以整理 29 個寺院手稿收藏的目錄資料,而這些資料目前被守護在 ALL 數位圖書館裡。當中包含 19,000 多個標題,每個標題都可以從 21 個描述性分類中進行搜尋。

凱瓦拉亞達瑪計劃

位於西印度馬哈拉施特拉邦的凱瓦拉亞達瑪學院,由斯瓦米·庫瓦拉亞南達於 1924 年創立,遵循帕坦伽利大師原汁原味的傳統瑜伽八支原則。

凱瓦拉亞達瑪學院創辦的目的是將瑜伽傳統和現代科學結合,讓這些知識適用於當代世界且方便使用。

在 2006-2009 年期間,我們的保存團隊被允許在凱瓦拉亞達瑪學院圖書館進行數位編目和掃描,有超過 80,000 本梵文手稿和印刷書籍都被記錄下來。當中的內容包括阿育吠陀醫學、瑜伽體位法練習、對傳統瑜伽練習的哲學論釋、冥想、治療練習等等。凱瓦拉亞達瑪學院圖書館的館藏現在可於 ALL 數位平台上找得到。